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高校贫困生资助资格认定

发布时间:2013/6/26 15:52:13 来源: 作者:

杜娟

(厦门理工学院,福建厦门,361024)

  摘要:随着高校的扩招,高校贫困生人数越来越多,贫困生资格认定成为高校贫困生资助工作中的重要环节,也是一大难点。针对当前贫困生资格认定工作所存在的问题,本文提出了一些解决方法,以期进一步做好贫困生资格认定工作。

  关键词:高校 贫困生资格认定

  一、概述

  所谓贫困生,即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是指学生本人及家庭所能筹集到的资金难以支付其在校学习期间的学习和生活基本费用的学生。当前,日益突出的贫困生问题已经成为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和发展的焦点问题之一。解决贫困生资助问题意义重大,不仅关系到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大局,更是关系到和谐校园构建乃至全社会的改革、发展与稳定,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体现和社会文明进步的必然要求。

  高校在贫困生资格认定的方式上, 一般主要包括生源地认定、高校自身认定两种。大部分高校对于贫困生的资格认定是依据学生原籍地所开具的贫困证明和对学生的经济情况调查。高校在界定贫困生时, 基本的程序是: 学生申请、 递交材料、班级评议、上报学院、学院审核、学院公示、反馈上报学校。虽然评选程序看上去很严格, 但是学校确定受助名额时由于时间限制, 有些真正的贫困生因为没能及时拿到相关贫困证明, 结果不能入选。随着国家资助力度的加大, 一些院校的资助范围已经超出了贫困生数据库显示的比例,一些不在贫困生数据库的学生纷纷补办材料, 这不仅打乱了原有评定系统的平衡, 还给资格认定带来了难度。由于生源地民政部门对贫困资格认定的标准不同, 人均收入的不真实, 学生家庭情况变化的不确定性, 加上学校对贫困资格认定过程中也存在很大的主观性, 在对学生动态调整时的不规范等,贫困生资格认定的难度越来越突出。

  资格认定公平公正是有效资助的前提条件, 也是高校贫困生资助体系公正性的核心内容。认定标准的不完善和缺失将严重影响资助资源的效率, 进而影响到教育公平。探索科学合理的贫困生认定办法,提高济困资金的使用效益,是各高校需迫切解决的问题。

  二、高校贫困生认定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

   1、真假证明难分辨。相对来说,最了解学生家庭经济状况的应该是生源地政府,生源地政府开具的贫困证明应该是可信的,也应该做为高校贫困生资格认定的重要依据。但事实上,贫困证明的可信度十分值得我们怀疑,有些学生家长采取找关系、托熟人等手段就能制造假证明;有些生源地政府或民政部门开具的证明存在很大的“水分”,不需要出钱的顺水人情,县、乡、村大都愿意做;国家也尚未出台相关法律、制度约束相关部门对贫困证明的开具,学校又很难到每个贫困生家里去调查一遍。部分学生、家长、政府工作人员的诚信缺失,导致了高校假贫困证明频频出现,真假难以分辨,给贫困生认定工作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

   2 、认定标准难确定。贫困生认定标准是认定贫困生的前提和必要条件,教育部门对认定贫困生的规定很明确,但操作起来却很困难:一是各区域经济差异,直接影响居民收入水平差异,和最低生活保障线差异,导致度量贫困没有统一标准;二是价格水平差异,各地物价水平差异大,各校乃至各专业的收费也不统一,导致学生的费用支出差异较大;三是“贫困”的理解差异,学生和家长对贫困问题的理解的不尽相同,导致很多人申请贫困生,部分学生还提供夸大其贫困程度的信息。各种因素导致贫困生认定标准难以确定,不管如何确定标准都缺乏有说服力的依据。

   3 、认定氛围难形成。目前,贫困生认定缺乏良好的氛围。国家对贫困生资助力度不断加大,只要被认定为贫困生就能享受到无偿资助,一些非贫困的学生想方设法通过贫困生认定获得资助,如果他们处在良好的舆论氛围中,可能他们就会打消认定的念头。但是,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尚未建立起来,全国个人征信系统、大学生诚信系统还在建设之中,这使高校无法充分了解学生家庭收入、支出及其变化的真实情况,也无法使工作人员和学生完全按诚实守信的规则来办事,从而使高校贫困生认定缺乏良好的社会信用环境基础,高校贫困生认定工作难以形成良好的氛围。

   4、 认定质量难确保。高校进行贫困生认定时,对贫困生家庭情况逐—进行实地走访核实,是一个很有效的方法,其准确性比较高。但在人数多、生源分布广的情况下显然难以办到,而且将耗费巨大的成本。因此,一般高校只能采取个别走访的方式,不能全面了解贫困生真实的家庭经济和生活状况,对贫困生的确定缺乏有效的真实依据。甚至,直接将贫困生认定成本外化,将贫困生认定的主要程序交给生源地政府,学校再根据生源地政府出具的证明进行认证,形成“调查情况表—学生意见一老师意见”评定出所谓的贫困生。其实,这样的贫困生认定过程缺乏约束性,很难认定出真正的贫困生。另外,工作量巨大的贫困生认定,要做好、做细它,除了学生工作者有高度的敬业精神外,充足的学生工作队伍也是必不可少的。现有的工作人员与庞大的学生数量相比力量甚微,要完成如此艰巨的认定任务显得力不从心,往往难以确保认定工作的质量和效率。

  三、 困扰高校贫困生认定工作的主要原因

   1 、生源地贫困证明参照作用不显著。学生生源地的街道(村委会)、乡(镇)、县(旗)各级民政部门出具的贫困证明是重要凭证。但是,学生获得这类贫困证明并不困难,原因是:第一,提供生源地贫困证明没有具体的名额限制,也缺乏有效监督,对当地不构成任何不利影响;第二,基层的民政部门出于保护本地生源在校享受国家资助,存在一定“假贫困证明”;第三,城市下岗职工子女以父母的下岗证作为贫困生的申请依据,但很多下岗职工通过再就业或创业,已改善了家庭的经济状况。以上问题使得一些“假贫困生”,进入学校的贫困生管理系统,不仅使贫困生的数量呈现虚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真正贫困学生的受资助情况,也为以后各类助学金的公正评定增加了困难。

   2 、班级民主评议为核心的认定方式存在缺陷。高校对贫困生认定一般采取由学校、院系、班级组成的三级贫困学生资助工作认定小组承担贫困生认定工作。由于高校人数众多,在实际操作中是以班级评议小组作为主要评定机构,学院、学校进行贫困生资格审查,再确定接受班级民主评议的贫困学生建议名单。因此,班级评议就成为贫困生认定核心。这种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保证认定工作的合理性,但是又存在不少的弊端。

  (1)部分贫困生表达能力有限,不善言辞,不能把家庭经济状况和困难情况说清楚,导致得票率较低;有些学生家庭经济情况相对较好,但是由于本人语言表达能力较强,反而获得了较高的得票率。

  (2)很多的贫困生处于家庭经济困难、学业困难和亚健康心理的“三困”状况中。有些人甚至不遵守班级纪律,不参加集体活动,待人接物往往表现得更加偏执和过激,与同学的人际关系也比较紧张。因此,班内很多同学对这部分同学印象并不好, 在民主投票中他们常会被“视而不见”。

  (3)自尊本来是一种自我肯定、自我信任的积极心理体验。但有的贫困生由于过度自尊反而对外界援助产生抗拒心理。在这种心态下,一些贫困生既不向学校反映家庭经济困难状况, 也不申请特困补助,内心总处于戒备状态。

   3 、监督管理机制不完善。监督是贫困生评定过程的重要环节,“缺乏有效的监督和真伪核实过程,由于监督机制的缺乏,在资助起点上就有失教育公平。”但是,监督管理机制中还存在一定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贫困生认定结果公示与否,面临两难困境。出于对评定结果公正性的证明,消除学生质疑,畅通监督渠道,公示的必要性无可辩驳。但是,公示就会引起部分被认定学生承受心理负担。因此,有的贫困生不申请认定,甚至主动放弃资助,给资助工作带来一定困难。

  (2)灵活评定机制操作性差。贫困生认定细则里一般都有辅导员、导师(班主任)应该主动发现经济困难、但本人没有提出申请的学生的条款。条款的存在是合理的,但可操作性差。如果辅导员、导师(班主任)评定这部分学生为贫困生给予资助,必然要减少其它学生尤其是“边缘贫困生”的资助机会,他们可能对评定结果提出异议。

   四、 高校贫困生认定解决途径

   1、 生源地综合考察,民政部门严格审核。生源地较之高校来说对贫困生判定具有明显的地缘优势,对贫困生情况的了解更真实、全面,信息获取方便,信息甄别成本低,能有效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完善生源地提供贫困证明机制,是对高校贫困生认定可行之举。首先,要加强贫困证明管理力度,对提交贫困证明申请的家庭、个人,进行严格审查,杜绝出现“人情贫困证明”、“假贫困证明”的现象。其次,要对贫困生困难状况进行区别,必要时可制定家庭经济综合情况量化表来确定贫困生的困难等级。“由于生源地政府在提供入学资助时已经建立本地高校贫困生信息库,学校可以跟生源地政府实现贫困学生信息共享,从而相应减少高校资助的工作量。”再次,地方民政部门应当成立认定专门机构,对申请者家庭经济调查、审议,并形成合理的申诉、监督办法,确保贫困证明的真实有效性。

   2、 加强学生认识贫困认定思想教育。

   (1)要端正贫困生思想,鼓励家庭困难学生主动申请认定。首先,要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识到贫困不是自己的耻辱, 进行贫困认定、接受资助是国家社会给予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关爱的一种手段,并应该心存感恩,这样才能“有效调动和激发学生学有所成、报效祖国的信心,有助于贫困生在接受资助的同时培养‘自强、自立’的精神和回报社会的责任感。”

   (2)贫困是相对而言的。加强对经济条件较好的学生消费引导,在大学生中普遍形成推崇节约、节俭的良好氛围,贫困生自然不会感觉到自己与其他同学之间的差距,就不会为“认定贫困”承受太多的心理负担。

   (3)应该在那些不贫困,只是家庭经济不那么宽裕,但是通过贫困生认定,获得奖助机会的学生中大力提倡诚信教育,进行正面引导和教育,让他们认识到他们的行为影响了真正贫困同学的受助机会。同时,教育经济转好的学生主动退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系统。

   3 、对分配和认定贫困生人数、人员动态管理。

   (1)对低年级和高年级贫困认定区别对待,不应采用统一方式。对于低年级学生,学生之间相处时间较短,容易偏听部分同学一面之辞认定贫困,应该主要依据生源地证明和教师对学生档案考察为主的方式认定贫困。而对于高年级学生来说,经过长时间的相处,相互了解的比较多应以班级评议可以起主导作用。

   (3)目前,很多学校的贫困生资助指标是由学校院系、专业、班级按学生比例逐级往下分配。但现实的情况是,不同专业、班级贫困生的比例是不一致的,这样就容易导致有些专业、班级指标过剩,另外一些专业则名额不够的现象。所以,要根据专业、班级具体情况确立合理名额分配。

   (3)配备一定数量的贫困生认定机动名额。在评定过程中,确实因为补助名额有限导致某个学院、专业、班级中特别贫困的学生未获得补助,调查核实后,还可以增加贫困评定名额。

   (4)贫困生认定与勤工助学加强联系。高校贫困生认定的最终目的是通过各种资助,使家庭经济困难学生顺利完成学业。单纯依靠直接资助的做法存在一定的弊端,不如把“直接资助”变为“间接资助”,即扩大勤工助学范围和力度,并且把贫困生认定与勤工助学岗位获得之间建立对应关系。目前,学校能够提供的勤工助学岗位少、薪酬低、功能单一,不符合大学生知识型特点。由于学校与社会联系与交流仍比较欠缺,寻求社会岗位的渠道也还没有打通,招聘信息缺乏,因此贫困学生寻求校外的勤工助学机会并不多,大部分是自己联系或通过同学、亲戚或熟人介绍,所以学校在统一管理和学生利益保障上都有难度。用自己的力量改变经济贫困的状况才是解决贫困生问题最根本、最有效的办法。我们可以把有限的资助资源用以开发更多可以解决实际问题、创造经济利益的勤工助学岗位,提高勤工助学报酬,再通过聘用贫困学生助理的方式,真正对贫困生实现帮带作用。一方面,通过勤工助学的岗位, 贫困生在锻炼实际动手能力同时实现了自食其力;另一方面,用自己的劳动所得获取经济回报,减轻心理负担。此外,这也是加强学生自立意识教育的机会, 对防止贫困生产生资助依赖感,克服获得资助是理所应当的偏激思想大有裨益。

  五、引发的一些思考

  一系列问题的存在,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思考:如何让资助贫困生变成一件真正的“好事”?

  (1)积极做好高校贫困生认定工作。目前各大高校对贫困生的认定基本上都是依靠一些书面的贫困证明,现在这些证明可以说是满天飞,给认定带来一定的困惑。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高校贫困生认定工作要本着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严格按照标准和程序执行(2007年6月26日,教育部和财政部联合下发了《关于认真做好高等学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的指导意见》(教财[2007]8号)等相关文件,对高校贫困生的认定工作和认定程序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其次,为了保证贫困生证明材料的真实,在整个审核的过程中,要充分发挥班干部、班主任、辅导员的作用,通过开会、座谈、走访(或班级无记名投票方式)对每个困难学生进行深入了解,确保困难学生证明材料的真实、准确;再次,对个别困难学生可以通过实地走访的形式了解情况,一个家庭的经济状况,是由人力资源、物力资源、财力资源、自然资源及社会资源等方面状况的因素所决定的。同时,还应考虑到一些特殊性情况,如残疾、单亲、离异等等,对个别重点对象进行实地走访,可以全方位地了解学生家庭实际经济状况;最后应培养学生诚实守信的品质,从源头上杜绝虚假情况的发生,现阶段之所以在认定过程中有困难,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虚假贫困证明太多,难以确认,诚实守信是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内容,加大对学生政策宣传和诚信教育,可以让学生全面了解政策内涵,让学生对贫困生政策有深入的了解,引导广大同学积极参与到认定工作中来,同时也让那些虚假贫困学生能够提高诚信意识,自觉保证信息的真实性,从而降低认定的成本并提高效益。

  (2)重视高校贫困学生心理调适。贫困生的一个显著的心理特征是用自尊的面纱来遮掩内心的自卑。所以我们要帮助贫困生坚守他们的心理防线,尽量不要揭开贫困生的身份,更不要触及他们的隐私,使帮助更多的成为一种隐性的帮助,一切都从保护他们自尊做起。同时要重视对心理倾诉机制的建立,心理倾诉对于饱受风霜的贫困学生的心理调适是很重要的,通过有效的心理倾诉,贫困生可以在一瞬间将积郁已久的心理压力予以冲刷,之后可以更轻松地面对今后的生活。我们还应加大对同学的心理自我调适能力培养,很多情况下,学生面对的一系列心理的问题都需要依靠自身去调节,外因只能起到引导的作用,让广大贫困生学会自我心理调适,是解决贫困生心理问题的一条可贵的途径。最后,我认为需要做好贫困生周围同学的工作,在很多情况下,贫困生的心理压力都来自周围同学的言行,所以,我们要教育非贫困生树立友爱互助的品德,关心关怀贫困同学,积极把贫困学生融入到自己学习、生活的圈子,帮助贫困同学树立自信心,让他们感受到集体的温暖。

  (3)加强高校贫困生感恩教育。在教育管理中要把感恩教育做为重要的德育教育来抓,在平时的课堂教学和日常生活管理中渗透感恩教育。将情感教育、道德教育、人性教育三者相结合,把整个感恩教育过程分为三个层面实施:通过认知层面认识和了解自身所获得的恩惠和方便,并在内心产生认可;在认知的基础上,通过情感层面衍生出一种愉悦、温暖和幸福的情感,从而转化为一种自觉的感恩意识,一种回报恩情的冲动;通过实践层面将感恩的意识和回报的冲动转化为报恩乃至施恩的行为,并形成回报恩情、乐善好施、甘于奉献的习惯。

   (4)注重贫困学生自立自强精神培养。如果想将贫困生培养成具有人文精神的现代主体,培养他们的自立自强精神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现代主体最显著的特征在于自身的自主性,能够面对生活的各种困难毫不畏惧,并用自己的创造来托起一片天空。所以要帮助贫困学生确立正确的人生理想,要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金钱观;同时要大力鼓舞贫困生奋发向上的精神,改变“等靠要”的想法,鼓励广大的贫困学生用勤劳的双手克服经济困难;最后,笔者结合工作中的实际情况,认为应该把贫困生能力素质培养作为培养目的来抓,这就要求我们要注重贫困学生的素质教育,提高贫困学生的综合能力,给其提供一个全面发展的平台,形成长效自助机制,毕竟国家的帮扶是短暂而有限的。

  参考文献:

  [1]赵炳起.高校贫困生认定机制———优化与重构[J].教育财会研究,2006(04):20- 26.

  [2]毕鹤霞,沈红.贫困生判定的难点与认定方法探究[J].高教探索,2008(05):42- 46

  [3]谢云锋.高校贫困生认定工作所存在的问题和对策[J].丽水学院学报,2009(31)1:81- 83.